以耕木坊為創作背景的文章——榮獲省僑界征文一等獎
信息來源:信息中心 更新時間:2019-02-18 收藏此頁

今天小耕給大家分享一篇來中山日報的報導:

2019-01-24,由廣東省歸國華僑聯合會指導,廣東省僑界作家聯合會及華夏雜志社聯合主辦的“華僑華人與改革開放”征文比賽近日圓滿結束,我市80后女作家孫虹的作品《小木匠與老華僑》榮獲一等獎,也是中山唯一的獲獎作品。

小木匠與老華僑(散文)

文/孫虹

孫虹,中山日報文棚簽約作家,中山市作家協會會員,中山市報告文學學會理事,中文系本科畢業,公共管理碩士(MPA)。9歲開始發表作品,曾榮獲2018度中山市美文大賽亞軍。

老華僑已經好多年沒有回鄉了,因為家早已不復存在。

回家,是他從少年到白發,從北半球到南半球,一生的牽掛?;隊繅衾@的故鄉,是村口的那株大榕樹,是曾經嬉戲的那棟老宅院,是雕花的窗棱,是散發著木香的老酸枝椅,是祠堂門口懸掛的“耕讀家風”四個字,是父親的囑托……

小時候,父親對他管教甚嚴,把家族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,可是因為一次貪玩,他懵懵懂懂地跟隨同村的少年上了一條“紅頭船”。誰料這一次意外地出行,竟是一次漂泊半生的漫長旅程。他從珠三角的小村莊漂流到了南美洲的小鎮上,讓他從此與故鄉分離大半個世紀,家園的記憶永遠地停留在12歲那一年以前。

經歷半生的異國打拼,從身無分文的少年到富甲一方的莊園主。踏入暮年以后,他卻時常會在那些陽光晴好的午后,墜入時光的隧道,兒時的記憶總是不時地撞擊著心房,父親的話語,時常在夢中喚醒他,“千年成一木,一木傳千年”,讀書做人,持之以恒,方能成事。幾十年來,父親的叮嚀一直響徹他的耳畔。在家的時候,他并未讀懂父親的話,離家千里,漂泊半生,他卻一直念念不忘,用一生去領悟。離開了殷實的家,獨自流浪到異國,沒有了親人的依靠,只有父親的囑托一直在最艱難的時刻鞭策著他。為了生存,他歷盡千難萬險,硬是把自己千錘百煉成了一根“千年木”,穩穩地扎在他鄉的土地上,但是他知道,他的根一直都在千里之外遙遠的故土。

這是一次漫長的尋根之旅。兩鬢花白的老華僑,邁著他蹣跚的步伐,決意尋找他記憶中的家園。從南半球到北半球,從夏天到冬天,他終于歸來了,他一路念著,“少小離鄉老大回”,一邊已止不住老淚縱橫。

記憶中的家園,如今已改變了容貌。零落四散的親人,幾十年來,數度遷徙,壯年的父親如今只余一座墳塋。往日的家園,早已不復存在,鄉村的面貌煥然一新,老祠堂幾度修復,“耕讀家風”四字歷經歲月洗禮,又重新刷上新漆。往日寧靜的小鎮如今已成為一座產業新城,紅木家具生產企業連片崛起,成行成市。

在鄉鄰的指引下,闊別家鄉多年的老華僑,踏入了紅木小鎮,躍入眼簾的一套紅酸枝木官帽椅,又一次讓他眼泛淚光。淡淡的木香,如流水一般的曲線,那古樸的造型,沉穩雅致的氣韻,像極了記憶中老父親常常端坐的那把座椅。遠去的家園的記憶,又一次涌動在他的腦海中,童年時的芬芳記憶,氤氳在剪不斷的鄉愁里……他多么想回到那個垂手而立,站在那把椅子旁,聆聽老父親教導的時光里。

這把官帽椅,也是一位小木匠抹不去的記憶與鄉愁。

小木匠出生在蜀中農家,從小看著老父親在農閑時帶著刨子、鋸子、曲尺、墨斗走街串巷打造家具。老父親憑著一雙巧手,打磨出了一件件精致的家具,不管什么樣的木材,放到父親的手中都能變魔術似地打造成花樣百變的家具。父親告訴他,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木材無分好壞,只是結構、材質不同,不同的木料都有它的用處。人也是,無論你長在什么樣的家庭,無論你干哪一行,只要你努力,總會有回報?!备赣H給他“解剖”了一張官帽椅,夾頭榫、龍鳳榫、走馬榫……傳統的榫卯結構支撐出了不朽的“百年牢”“千年牢”,牢牢地扎在了一代又一代木匠的手上。

小木匠記住了老父親的教誨,他傳承了父親的好手藝,走出了大山,走向了嶺南,歷經半生的耕耘,從小木匠到打造出紅木小鎮的大企業家,在榫與卯的完美契合中,找到了生活的扎根之處。他和他的工匠們,把夢想筑牢在那一件件滲透心血的作品中,本著“寧可砸家具,不可毀口碑”的初心,從選材用料到78道工序,不放過每一個細節,用心、用情,創造出了一件件打動顧客的作品,八大小鎮各具韻味的家具中,每一件都能觸碰到那濃濃的鄉愁與情懷,那里面有著祖祖輩輩傳承的智慧與生活經驗,找到了它們,就找到了根的所在。


下一篇:沒有了